笔趣阁小说网 - 都市言情 - 神医王妃居然有两幅面孔在线阅读 - 第三十八章:墨倾兰的邀请!

第三十八章:墨倾兰的邀请!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看着周贺脸上的讨好之意越发明显,心中不免有些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以为这个周贺会像周国公这样难缠,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,还不如集中精力发展京城的产业,这样也能快速地在京城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公子一表人才,在下也觉得与你十分投缘呢。”墨轻羽为了不引起周国公父子的疑心,便也顺着他的话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着周家父子一唱一和的模样,墨轻羽心中有些不耐烦,最后随便寻了个借口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日里,墨轻羽以幽王妃的身份出现在各大商铺,到了晚上,她会化妆成羽公子出入与人谈生意,不过都是打着幽王妃的旗号,意在告诉京城各方人马,他是站在幽王妃这一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因为有了羽公子的出现,墨轻羽在京城的生意也越发红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让一直想要搞垮墨轻羽产业的周国公十分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,墨轻羽正在和几名京城的商户在画舫中谈生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谈好后,船刚一靠岸,就遇上了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,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呢。”墨倾兰今日盛装打扮了一番,像是要去赴宴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你啊。”墨轻羽玩味地看了她一眼,这许久没有一见丞相府的人出来蹦跶了,最近老实了不少,现在乍一见还有些怀念前段日子的鸡飞狗跳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,你也是来参加花会的吗”墨倾兰走到墨轻羽的身边,轻声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丞相府发生了这么多事,再加上她母亲被夺了管家之权,墨倾兰已经成长了不少,至少不会在明面上和墨轻羽针锋相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看着墨倾兰走到自己面前,听着她叫自己“姐姐”,脸上不由地流露出一丝嘲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前面是什么花会?”墨轻羽不动声色地打听道,这段时间她一直忙生意,其他事情一概漠不关心,自然不知道什么花会不花会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墨倾兰一听,顿时有些奇怪:“原来姐姐不是参加花会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有事情要做。”墨轻羽懒得和她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墨倾兰见墨轻羽压根不知道花会的事情,心中一动,不禁计上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墨轻羽不知道花会的事情,她定然不会有邀请函,倒是看她这个空有虚名的幽王妃怎么办!

        墨倾兰也不打听墨轻羽做什么了,转而继续挂着笑脸道:“今日天气不错,之前我们姐妹之间多有误会,但到底是亲姐妹,不如我们冰释前嫌一起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眼皮跳动了一下,明显对于墨倾兰的邀请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墨倾兰生怕墨轻羽拒绝,继续道:“姐姐长年不在京城,这花会是京城的传统,姐姐定然是没有见过的,难得有机会可千万不要错过了美景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看着墨倾兰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,心中知道他没安好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关于生意上的事情谈得都差不多了,左右没什么事,就陪着墨倾兰玩一玩,看她究竟想耍什么花招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眼神内闪过一丝睿光,随即淡笑一声:“妹妹既然这样说了,盛情难却,而且今日的天气确实不错,本王妃姑且就和妹妹走一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倾兰见她没拒绝,面上更是表现的十分开心:“之前是妹妹不好,兰儿向姐姐赔个不是,想必姐姐大人大量一定不会怪罪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只笑不语,没想到墨倾兰这么捧着她,说话也这般好听,看来之前吃了教训,现在学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已经看到了举办花会的地方,也不管身后的墨倾兰,直接十分高傲地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就是故意摆出这般姿态给她瞧的,她可不认为墨倾兰邀请她是来单纯的赏花,墨倾兰这样的人高傲自大,自以为是,怎么会突然示好?

        墨倾兰看着一脸高傲,将自己忽视彻底的墨轻羽,脸上闪过扭曲与狰狞,双手紧握,死死地盯着她的背影,心里暗恨不已,她墨轻羽一个乡下野丫头有什么能耐给自己甩脸色?

        哼!待会就有她好果子吃了,想到此墨倾兰脸上又恢复了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花会不过是人为地弄出一片区域,周围种上了各式各样的花卉,将各色盆景摆满整条街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花会每年都会举办一次,一般都会持续十天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花期一过,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花会入场的地方,墨轻羽见有人在查看邀请函,心中顿时明白墨倾兰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举办花会的主人不知道是谁,但是每年都会在这个时节向京城权贵发放邀请函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不是什么大事,但是这邀请函在一定程度上也彰显出了一个人得身份象征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为了一张邀请函甚至不惜出价百金,只为能够让旁人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对此不置可否,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子啊现代的炒作一样,搞个饥饿营销什么的,品牌效应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轮到墨轻羽的时候,那人直接向墨轻羽索要邀请函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站定,打算直接等着墨倾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就在这时,一道极其刺耳的声音传来:“哟!这不是幽王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转身看向说话之人,只见男子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幽王妃不会不知道参观花会是需要邀请函的吧?难道幽王殿下没给你,不会是忘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几日自家生意都被墨轻羽抢走了,周贺早就心中气愤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虽然想着和羽公子合作,但是这个羽公子十分狡猾,轻易不肯松口,眼看着自己家的产业被幽王府打压得喘不过气来,此时看到墨轻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贺这话一出,顿时引得周围的人纷纷向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墨倾兰也故意混在人群中,打定主意先看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本想让花会的人为难她一下,没想到周国公家的公子也和墨轻羽不对付,这可不是她安排的,只能说墨轻羽树敌太多,活该倒霉!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见周贺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,显然是想看她的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扫了一眼藏在人群中的墨倾兰,心中顿时知道墨倾兰想要看戏,墨轻羽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正眼都没瞧一眼身边的周贺,直接朝着墨倾兰的方向:“好妹妹还不过来吗?难道你想听狗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谁是狗?”周贺在一边顿时大怒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这这花会的举办人应该好好整顿一下入会的规则,这疯狗进去之后坏了珍奇花卉可怎生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周贺顿时想要让人将幽王妃狠狠地教训一顿,“不要以为你是幽王妃就了不起,幽王殿下应该没有将你放在眼里,要不然怎么连张邀请函都不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谈生意自然不会是独身一人,身后跟着都是幽王府的侍卫。

        晚间谈生意的时候,她身边带的是灵儿或者是庆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着周贺的话,会场入口顿时围了很多人,侍卫生怕墨轻羽受到伤害,直接将墨轻羽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实在不想和蠢人说话,打算暗中出手,一个看似水滴状的暗器直接从袖中射出,带着麻药的暗器直接落入张着嘴叫嚷的周贺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瞬,周贺就感觉嘴巴发麻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也没看到她出手,周贺说话说一半就卡住了,顿时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贺身边的人立刻上前关心他,但是嘴中有麻药,舌头都动不了了,只能“嗯嗯”地直叫唤。

        墨倾兰被眼前的变故吓了一跳,一下子想起当初墨轻羽刚回到丞相府时的所作所为,心中顿时有些后悔自己行事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生怕下一刻,自己就会像周贺一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连忙上前:“是我不好,刚刚被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吓到了?”墨轻羽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笑,让墨倾兰瞬间汗毛直立,紧张地说道:“姐姐是我邀请来的,自然是由我带进会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立刻让身边的丫鬟拿出邀请函:“这个邀请函可以允许五人入场,我和姐姐一起自然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会场管事的人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阻拦墨轻羽,毕竟幽王妃的名号一出,他也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有人假扮冒充自然是另当别论,但是周国公府的公子上来就直接就确定了幽王妃的身份,他又不是傻的,就算是没有邀请函,他家主人也不会和幽王作对。

        管事立刻上前笑着说道:“自然是可以的,就算是幽王妃没有邀请函,也是花会的贵宾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看了一眼恭恭敬敬的管事,心中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周贺此时还说不了话,十分狼狈,上前就要扯住墨轻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幽王府的侍卫又不是吃素的,立刻将人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贺暗恨不已,恶狠狠地盯着墨轻羽的背影,这个女人竟然敢下毒?

        一定是她,要不然好端端的他怎么说不了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心中这么想着,对着旁人比划了半天,也没有人能听懂,气得周贺将身边的小厮狠狠地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然不会放过墨轻羽,不过现在他要去找大夫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29/129508/3016451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