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都市言情 - 神医王妃居然有两幅面孔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九章:审判结果!

第二十九章:审判结果!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想了想便知道廖泉请自己来估计也是想让他一同去丞相府,没有推辞道:“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泉紧跟在慕凌云身后,两人一同出了大理寺,直奔丞相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墨丞相看着哭得不能自已的大夫人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秋堂他也认识,逢年过节的查账的时候都会来府里走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都是这些黑心的奴才,欺上瞒下,才酿成如此大错,妾身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啊!”大夫人此时生怕赵秋堂的事情牵连到自己,心中已然想好对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嬷嬷和赵秋堂在你身边多年,你竟不知他们真面目,何其愚蠢!”墨丞相现在也被气得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段时间因为得罪慕凌云,在朝堂上受了不少气,如今好不容易得了片刻的喘息,后院就捅了这么大娄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都不用想,明天早朝上,那些迂腐的言官还不知道要怎么来讨伐他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林管家匆匆走了进来:“老爷,幽王爷和大理寺的廖大人正要找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丞相听闻,瞬间感觉自己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    冷冷的看了一眼大夫人,冷哼一声便拂袖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夫人顿时心都凉了半截,之前就因为收拾墨轻羽不成,被墨丞相所不喜,如今看来自己的地位很有可能不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墨丞相不管大夫人心里怎么想,如今他得想办法将这两个难缠的人打发了才是,随后吩咐林管家几句,便到了前厅会客。

        墨丞相上前与两人见礼后,引着两人前往正厅:“幽王爷,廖大人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泉上前道:“丞相大人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对墨丞相没有个好脸色,不过也没有说什么,进到正厅直接落座。

        墨丞相全程面带微笑,一副十分通情达理地模样道:“二位今日为何事做来本相已经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泉见状道:“不知丞相大人对此事有何看法,如今那赵秋堂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廖泉在审讯完所有人之后便让人去抓赵秋堂,在来丞相府的路上来人便向他禀告赵秋堂的住处并没有人,丝秀苑染坊也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墨丞相在朝堂也混迹多年,也是一个老狐狸了,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不瞒廖大人说,这件事情本相也是刚刚得知,因此在得到消息之后便将人给控制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泉有些惊讶,随后朝着慕凌云看了一眼,见慕凌云老神在在地坐在一旁品茶,只得继续道:“这么说来,人在你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,本相正要找人将这个吃里扒外的刁奴亲自送到廖大人面前呢。”墨丞相不紧不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话的时候,林管家就已经将赵秋堂和周嬷嬷两人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秋堂此时已经清醒过来,他在见到墨丞相的时候便知道事情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一看自己的老妻同样被绑在身边,知道这一次怕是躲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有人问话,周嬷嬷倒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开始控诉起来,将自己说得要多无辜有多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秋堂本以为大夫人会护着他们几分,没想到却将他们夫妻二人一同推了出来,眼下自己相伴多年的妻子正在拼命地和他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墨丞相紧皱着眉头,听着周嬷嬷哭嚎,心中烦闷不已,随后让人将她的嘴堵上,看向慕凌云和廖泉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只有廖泉一个人来,墨丞相还会仗着自己丞相对廖泉施压,但现在慕凌云也在,墨丞相只得老老实实地将人交给廖泉,还一脸赔笑道:“辛苦廖大人走这一遭,不过这地/下钱庄的事情本相也是今天刚知道,还希望廖大人明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泉见墨丞相如此,一时间有些拿不准他是真不知情还是假不知情,含糊道:“下官自然会还世人公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秋堂已经被带走,再加上事情还与京兆府有关,廖泉没有多留,带着人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落后一步,看着一脸沧桑的墨丞相,一言不发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墨丞相送走这两人后,便直接将大夫人禁足,丞相府的管家之权也被剥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廖泉吩咐人将赵秋堂带回去审问后,朝着慕凌云问道:“王爷觉得丞相大人此举何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丞相这么痛快地将人给叫了出来,让他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哲保身罢了。”慕凌云说着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事情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,廖泉的为人,查出真相不过是时间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王府后,墨轻羽也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想到巡风告知自己的事情,心中便清楚这一切都是墨轻羽在背后策划的,这一次怕是京兆府也脱不了干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秋堂被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墨轻羽听到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轻咳一声道:“这一次丞相府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没有瞒着他,他知道这些事情也不奇怪:“不过是名声毁了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她知道她名义上的那个爹是真的不清楚赵秋堂的所作所为,赵秋堂可是连他的顶头上司大夫人都瞒着,墨丞相又不打理内务,被蒙在鼓里也是自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定定地看着她,不知道她打算干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叹了一口气道:“丞相府本就没什么名声可言,不过是维持表面的和谐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京城人都知道墨丞相家里的后宅混乱的事情,因此名声什么的早就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觉得墨轻羽想要的不止这些,绕了一大圈就是这么个结果有些小题大做了:“只是想搞丞相府的名声?拿回铺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不是。”墨轻羽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不打算告诉慕凌云,但是转念一想,自己要在京城待上些日子,还要调查母亲当年离世的原因,便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我母亲当年离世的那场大火并不寻常,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,没有证据罢了。”墨轻羽神情严肃,时隔多年,想要从头调查确实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不知想到什么,顿时不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廖大人为人清正,想必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了。”慕凌云岔开话题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墨轻羽轻轻点头,“事情也解决得差不多了,铺子也要重新整顿,看来最近有的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需要尽管提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笑了笑:“还要多谢王爷呢。”幽王爷的名头实在是太好用了,而且借给她的人也十分不错,要不然也不能这么快解决铺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很多事情还要继续借着幽王府的名号,这样一来她在京成做事简直事倍功半,简直不要太爽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慕凌云在,自己能够省去不少麻烦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?”慕凌云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心中已经对京城铺子有了新的规划,打算将在锦州的运营模式在京城试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些她不打算同慕凌云说,毕竟她的身份还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敷衍道:“现在还在研究,不过应该会合周围的商铺先进行合作,再调整一下经营的模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对做生意不感兴趣,就算幽王府有产业,他也会交给专人打理,只要不出岔子就行,一般他也不会过多地询问。更何况有幽王府的名号在,别人也轻易不敢来找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京城产业如今也十分复杂,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。”慕凌云淡淡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让灵儿和庆儿已经在京城中打探许久,也大致了解了一些相关产业以及他们背后的幕后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据我这段时间的调查发现,京城大半产业都隶属于周国公。”墨轻羽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点点头:“周国公此人心胸狭隘,诡计多端,需要仔细提防此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和他可曾有过节?”墨轻羽想到在婚宴之上,周国公当时咄咄逼人的模样,心中有了大致的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是政见不合。”慕凌云没有多言,他和周国公如今算是政敌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有一方支持,另一方必然反对,这几年一直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慕凌云凭借一己之力与之分庭抗礼,这朝堂怕是早就被周国公把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国公在京城产业也很多,不过有很多都是不正当手段得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周国公心狠手辣,旁人不敢得罪,因此这才让他一家独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见他没有多说,心里也已经清楚两人定是水火不相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不知道到时候她打着幽王府的名号做事的时候,周国公会不会来找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将来的一切还都是未知数,谁也说不准会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没几日,廖泉那边就已经有调查结果了,再加上墨轻羽这里还有宋保全的字据,她让慕凌云交给廖泉,很快就做出了判决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凌亦等人都已经被放回家中,他们之前借的利钱已经一笔勾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就是赵秋堂的审判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秋堂自知没有机会活命,直接在牢里畏罪自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嬷嬷因为是赵秋堂的妻子被连坐发配岭南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兆府因为和赵秋堂勾结,证据充足,自京兆尹开始,所有的官员通通撤换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29/129508/301645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