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都市言情 - 神医王妃居然有两幅面孔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七章:告到大理寺!

第二十七章:告到大理寺!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孟凌亦身后的便纷纷表态,无一例外都是表达对赵秋堂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诸位放心,既然情各位作证,我定然是会护着各位不会让人欺辱到你们头上的。”墨轻羽朝着众人保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已经从孟凌亦那里知道墨轻羽的身份,心中对墨轻羽的话十分信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这个幽王虽然暴戾,但是因为他是西宸国的战神,在百姓心中的威望还是十分高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连带着墨轻羽这个幽王妃也受到了底层百姓的爱戴,更何况是揭露赵秋堂这样的恶人,他们更是积极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灵儿挨家挨户去问询的时候并没有报出名号,因此他们也不愿意平白惹上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一次不同,因为有幽王妃作保,他们还是愿意冒一次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出头是死,忍让也是死,万一这一次跟着幽王妃就将恶人给打败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为了不得已的苦衷才向赵秋堂借了利钱,原本以为很快就能还上他们借的钱,只要利息不过分他们也能承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赵秋堂有一个地/下钱庄,养了一批十分强悍的打手,还了钱还不行,利钱还越滚越高,让他们这些普通的老百姓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些人仗着有背后有靠山,三天两头就到家里乱砸乱抢,根本不想让人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在了解这些事情之后,心中也不禁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在现代也有高利贷的事情,地/下钱庄也不少,不过因为国家严厉打击,倒是没人敢做得这么过分,毕竟是法治国家,文明社会,上面有法律压着,一般人不会硬和国家法律对着干。

        古代对这方面虽然也有约束,但是只要将上面的官员喂饱了,那么他们做起事来就有些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古代的律法也不够强硬,因此很多人敢顶风作案,这也让百姓们深受其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让孟凌亦带着众人去大理寺告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不找京兆府?”有人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凌亦也问过同样的问题,墨轻羽将调查的一些事情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孟凌亦听到有人这么问,不用等墨轻羽解释,便缓缓开口解释道:“京兆府怕是不干净,我们自然要找能为我们真正做主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些聪明的,立刻明白赵秋堂之所以这么嚣张就是因为和官府勾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没听懂的见没人出声,也不深究,既然找能做主的人,自然是越厉害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并没有跟着众人一起去大理寺,而是带着灵儿混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又让幽王府的人跟着孟凌亦,以防万一,保护这些证人不受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可是捶死赵秋堂的重要证人,若是出事了,这段时间岂不是功亏一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凌亦带着乌泱泱的一片人走上了街因为有幽王府的人保驾护航,这些人十分顺利地到达了大理寺,孟凌亦拿起鼓槌敲响了鸣冤鼓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凌亦等人并没有遮掩,因此这一路走来声势浩大,一切不明所以的围观群众纷纷聚到大理寺门口看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理寺的鸣冤鼓一响,顿时引起了大理寺官员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理寺少卿廖泉正在同僚看着最近的卷宗,突然听到有人敲鼓,顿时来了精神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下面的人立刻来报:“大人,外面有一群人说是要来报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泉身边的大理寺主簿正在帮他整理卷宗,听到有人来报官,忍不住说道:“若是百姓报官就去找京兆府,怎么找上我们大理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官也不清楚,还请大人定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理寺少卿廖泉听了之后点点头:“既然来了,就去看看吧,大理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理寺门前正吵吵闹闹的,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喊道:“廖大人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门口的动静瞬间小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站在人群中,看着来人身着红色官府,胸前绣着展翅云雁,一身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一眼,墨轻羽便知道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就听闻大理寺少卿为人正派,做事一板一眼,却不死板,但也得罪过不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够站在这个位置还能在官场上混得风生水起,墨轻羽便知道这人不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来人是廖泉,墨轻羽心中也多了几分成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来说,揭发检举之事告到大理寺来确实有些不够看,但是眼下京兆府和赵秋堂狼狈为奸,那么这就不单单是赵秋堂地/下钱庄这么简单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子脚下的京官与恶人为伍,不但不为民伸张正义,反倒作起了残害百姓之事,着实让心唏嘘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孟凌亦见廖泉朝着他走来,立刻领着众人朝着廖泉叩拜:“草民叩见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泉看着外面吵吵闹闹的一大片人,神情也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大理寺是办案的地方,可不是给人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进到里面来说吧。”廖泉想着现将人弄到大理寺再说,毕竟外面的人实在太多了,吵得他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凌亦一听,顿时想起墨轻羽的交代,一定要在众人面前将赵秋堂的事情抖搂出来,毕竟大理寺中有没有人和赵秋堂狼狈为奸也不好说,进了大理寺再说很有可能会发生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孟凌亦咬了咬牙,跪在地上并没有起身,直接将早就写好的状纸和他们这些人的名单递给廖泉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在大理寺门前,当着众人的面将赵秋堂如何欺压百姓,故意提高放贷的利息,逼得百姓不得不卖儿卖女的事情一一想廖泉讲述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围观的群众听着这样的事情忍不住开始唾弃起这个赵秋堂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见孟凌亦跪在地上不起,心中有些不悦的廖泉,在听到这个赵秋堂的恶行的时候,心中也有些不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做了这么多恶事竟然没有人来管,简直不合常理,随后想到这些人竟然告到大理寺而不是京兆府,似乎明白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一会儿的工夫,围观人群开始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赵秋堂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这人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立刻有些知道的人便开始道:“好像是丝秀苑染坊的大掌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我有印象,我家里有人还在那里做工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丝秀苑这么有名的大掌柜竟然是这样的人呢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嘛,我可不想再用丝秀苑染坊的东西了,谁知道会不会是染着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想的人不在少数,很多人甚至想去丝秀苑扔烂菜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虽然想到会让丝秀苑的名声受损,但是不破不立,也算是在可接受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要想接手丝秀苑染坊,必须将赵秋堂绳之以法,这样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挽回一些丝秀苑的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的廖泉在得知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放利钱的事情之后,便示意孟凌亦等人进大理寺详谈。

        孟凌亦也听到了围观人的议论,便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因此也没有犹豫,带着人一起走进了大理寺。

        幽王府的人得了墨轻羽的吩咐,自然是陪着孟凌亦等人一起进了大理寺。

        廖泉在了解前因后果之后,便知道这不是他一个人就能解决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幽王府的人都跟来了,心中对这些时日风头无两的幽王妃产生了一丝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还事关丞相府,看来他得去丞相府走一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廖泉便让人妥善安置孟凌亦等人,毕竟这些可是证人,可千万不能出事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见目的达到了,也不再逗留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庆儿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墨轻羽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保全刚刚想跑,被我发现抓回来。”庆儿恭敬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轻轻挑眉,没想到这人竟然这么快得到消息了:“现在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被我关在京门客栈的马厩里。”庆儿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她一直盯着宋保全的动向,今天赵秋堂的事情刚一爆出来,就见他背着包袱偷偷摸摸地想牵马前往城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庆儿立刻将人敲晕丢在马厩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点点头:“走吧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儿拿着一桶凉水直接泼在宋保全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宋保全瞬间清醒过来,看着眼前的墨轻羽吓得立刻起身想要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被庆儿在身后狠狠地踹了一脚,宋保全脸朝下地趴在地上,摔得龇牙咧嘴,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掌柜怎么这副模样了?”墨轻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宋保全看着一脸得意的墨轻羽,心里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宋保全丢在一边的行李,墨轻羽神色一变:“宋掌柜想走?难道宋掌柜已经将这些年做得黑账填上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钱!”宋保全满脸是血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钱?”墨轻羽可不相信,“听说最近宋掌柜当了好些东西,还借了利钱,难道不是想要还钱的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保全顿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以为自己做事十分隐蔽,没想到竟然全都被墨轻羽发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宋保全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就打算逃跑的,借了的利钱他也是打着京门客栈的名头借的,就算他跑了到时候找人还钱也是找京门客栈,跟他宋保全没有半文钱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29/129508/301645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