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都市言情 - 神医王妃居然有两幅面孔在线阅读 - 第二十六章:差点掉马!

第二十六章:差点掉马!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慕凌云之后,不知怎的就想起那天晚上两人逛街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不由得有些心虚,笑眯眯地朝着慕凌云笑了笑:“王爷日理万机,竟然还有时间来院子里看我,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眯了眯眼睛,盯着墨轻羽的神情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爱妃才是辛苦,本王竟不知你每日要忙到这么晚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和王爷相比,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。”墨轻羽打着哈哈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感受到墨轻羽的客气疏离,心中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言语中并没有表现出来,反而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一起用膳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墨轻羽神情一顿,“我在外面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神色骤变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在湘悦楼已经和灵儿等人用过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孟凌亦帮着她们解决了不少麻烦,于是几人便相约去了湘悦楼,本以为不是什么大事,竟然被慕凌云给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想到最近确实没有给慕凌云做药膳,心里也有些发虚:“王爷稍等,我这就为王爷准备药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连凳子都没坐热乎就直接奔向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看着匆匆而去的背影,心中气闷不已,他还没问她究竟同什么人一起去的湘悦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一口气跑到厨房,调整了一下呼吸,心中暗骂,这个慕凌云又发什么疯,两人简简单单的合作关系不好吗,做什么弄得她像做什么错事一般,出去吃个饭还要被问询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厨房里的东西,不由叹了一口气,就算想要离开王府也要先将他身上的毒解决了,要不然她堂堂玄命神医的清誉岂不是不保?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想到最近他没有在府中用膳,估计是他体内的毒性有些异常才会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墨轻羽不知不觉地松了一口气,只要不是故意来找自己麻烦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看厨房里的菜品,墨轻羽决定厨房有什么做什么,毕竟要是她再拿出什么王府没有的东西,估计还要被慕凌云怀疑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让人让给她一个灶台,便开始给慕凌云制作药膳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时间还早,也不用半成品了,正好还可以在厨房里耗些时间,避开与慕凌云单独相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的慕凌云在房中心绪有些不稳,体内的毒也隐隐作祟,让他有些心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墨轻羽拿着药膳走进来的时候,就见慕凌云脸色苍白,双眼紧闭半倚在床榻之上,房间里还带着一丝血气,心中暗叫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忙将药膳放到一旁,走上前:“慕凌云,慕凌云!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没有动,墨轻羽连忙伸手抓起他的手腕开始号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慕凌云幽幽地睁开眼,心中有些疑惑,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知道墨轻羽出身医药世家,懂药理,识药材,但是看她年纪轻轻却没想到她竟然还能直接给人看病,还真是让人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曾派巡风等人调查过墨轻羽这些年的过往,不过却一无所获,越是寻常无异相他反倒觉得越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墨轻羽眉头紧皱,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出什么来了?”慕凌云突然出声,打断了墨轻羽的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墨轻羽回过神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上的毒好似加重了,虽然之前不显,可能是临近毒性发作,因此这毒反倒有些异常活跃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中毒之人心绪不稳,情绪波动较大才会让毒性提前发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仔细观察慕凌云,他也不像是会被情绪所左右的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她便更倾向于第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最近还是多多注意身体吧,虽然我的药膳可能对王爷会有些许帮助,但终究不是解药,也不能为王爷解毒。”墨轻羽斟酌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可不想还没等研制出解药来呢,慕凌云就先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会给人看病?”慕凌云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她给他做解毒汤,他以为她只是了解一些药理,没想到还会诊脉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顿时清醒,刚刚见慕凌云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,心下一急便出手诊脉了,一时间还没想那么多:“多少会一些,王爷不是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行医看病要的是多年的经验可阅历,大夫就算是出师也要在师傅身边待上一两年方可独自行医,这也是老大夫医术精湛的原因,但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上下打量了她,年纪轻轻又能给人看病的他不是没见过,玄命神医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已经闻名天下,千金难求,不过这千百年来也就出现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一脸怀疑的神情让墨轻羽心中大骇,以为自己的身份被看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很快便冷静下来:“我从小就跟在母亲身边,稍大一些便一直在外祖家,耳濡目染,自然诊脉也学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慕凌云并没有打消怀疑,只得继续说道:“你说得没错,医术确实需要时间来打磨,对于诊脉,我也只是略懂一二,发热或者是风寒这样一些简单的病症还是能瞧上一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显然不相信,继续道:“那你如何看出本王中毒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暗恨自己手欠,好端端地上前号什么脉,老老实实地待着不好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……就是跟正常人不太一样。”墨轻羽硬着头皮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见她不愿意说实话,也没有逼迫她,只要人在自己身边,她身上的秘密早晚有一天他会调查清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慕凌云刚刚不过是运气调整内力压制毒性,不过毒性确实霸道导致行错经络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见慕凌云不再刨根问底,心里也稍稍放心,但是还是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在他身边要更加小心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现在感觉如何?要不要用膳?”墨轻羽岔开话题,就是想要转移慕凌云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看着有些寡淡的药膳,虽然提不起什么食欲,不过想到能够抑制体内的毒性,便点点头道:“摆膳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连忙将药膳一一摆在桌子上开始十分乖巧地给他布菜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慕凌云也感受到了墨轻羽的讨好之意,他神色不显静静地享受着墨轻羽的殷勤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看着上一秒还十分虚弱的男人,此时却不紧不慢地用膳,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她的伺候,心中更是为自己刚刚的冲动感到懊恼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深夜,墨轻羽见还没有离开的人,心中有些不确定的问道:“王爷,今晚你在这里歇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斜了她一眼:“本王以为你已经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顿时一脸尴尬:“这段时间见王爷忙得紧,刚刚以为王爷要回书房继续办公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墨轻羽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不禁开始唾弃:习惯才怪!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慕凌云都没怎么回来睡过,她难得睡了两天床,巴不得他不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置吧。”慕凌云不理会她,直接早她一步躺到床榻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站在原地,看着他如此行云流水的动作,一时间有些不服气,凭什么他一回来,她就要去榻上睡!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躺在床上片刻,没有听到声音,忍不住睁开眼睛,直直地看向墨轻羽:“爱妃今晚打算站着睡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”墨轻羽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软软的床,她实在不甘心又这么让出去,干脆豁出去了!

        又不是没和他一起睡过,她矫情个什么劲儿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床不睡,傻子才会干这种事情,做好心里建设之后,便厚着脸皮熄了灯,随后也不管慕凌云,她直接躺在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中,慕凌云感受到身边有人躺下,熟悉的香气让他纷乱的心神渐渐安稳下来,不知不觉地就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原本以为自己今夜会失眠,毕竟自己对慕凌云起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心思,两人再次躺在一起会有一些不适应,但是听到旁边平稳的呼吸后,她也迷迷糊糊地去见了周公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,身边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躺在床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看来她要加快动作了给慕凌云解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等她的事情解决了,她就能够离开这个地方,好歹不用跟他抢一张床睡了!

        做好打算后便决定去找孟凌亦等人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,忙了这么多天,赵秋堂的事情也该有个了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精神抖擞地来到京城西巷,看着孟凌亦找的人十分满意地点点头:“这段时间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妃客气了。”孟凌亦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孟凌亦将这些人介绍给墨轻羽听,有的人因为赵秋堂借了钱倾家荡产,还有人妻离子散,更有甚者被赵秋堂找人打折了胳膊和腿,总之这是一群被赵秋堂迫害的可怜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可是自愿作证?”墨轻羽看向孟凌亦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等孟凌亦回答,就听见他身后一个拄着拐杖的瘦弱男子直接喊道:“我是自愿的,反正我的腿这辈子也好不了了,大不了和赵秋堂鱼死网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们都是自愿!”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29/129508/3016450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