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都市言情 - 神医王妃居然有两幅面孔在线阅读 - 第十七章:梦里玩亲亲!

第十七章:梦里玩亲亲!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略微凝眉,总感觉慕凌云似是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有怀疑之人?”她聪明的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却没有回答她:“以后你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如此聪慧,将来会弄清楚的,没必要现在告诉她徒增烦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墨轻羽也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时间差不多了,慕凌云问道:“时候不早了,爱妃可以传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传膳?”墨轻羽愣了一瞬,随即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家伙,她出去忙了一天,他还等着她做饭?

        “额……王爷,我今日去东市查看铺子了,也刚回来没多久,还没来得及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慕凌云点了点头,却故作不明白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被他的眼神进京盯着,墨轻羽捏了捏拳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是周扒皮吗?天天让她睡塌上不说,还让她天天下厨,真是郁闷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就去!”不敢多说话,墨轻羽赶紧去厨房准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门,墨轻羽气不过的吐槽:“这个混蛋真是越来越过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隐隐能听到她的声音,却没有责怪,而是暗暗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厨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为了节省时间,把别人都遣出去了,关上门,干脆自己用空间里的半成品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以前在实验室里忙,都会在冰箱里准备好半成品或者速食,只要想吃的时候随时都能拿来吃,所以这些东西难不倒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给慕凌云做的话,她需要斟酌哪些东西是京城没有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顺便还要想着怎么往里下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面做饭,墨轻羽一面嘟囔:“这几天铺子都收回来了,得赶紧给这位爷解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帮他把毒彻底解了,他才能不依赖药膳的这点功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想要彻底分析她血液中的毒性,得验血才行,怎么能给他抽血呢?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她也可以用玄命神医的身份让庆儿来找他要血,可是毕竟庆儿和灵儿在城外也见过他,虽然那时候他们都易容了,可慕凌云这么聪明,也不把握能完全瞒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已经以真面目示人了,若是庆儿再暴露了,她就是玄命神医的身份可就彻底揭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只怕慕凌云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宁可她冒险帮他抽血,也不能让庆儿他们出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慕凌云那么警觉,就算他睡着的时候,她若是用针扎他,他肯定也会醒,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思索间,墨轻羽已经把饭做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眼做好的饭菜,她灵机一动,决定给今天的饭菜里加点料!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墨轻羽会去很久,不想墨轻羽没多久就端上来了美味佳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同于给他做的药膳,墨轻羽简单的炒了两个青菜自己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也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今天的膳食给外不同,慕凌云从汤中盛出了一点山药,狐疑的道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眨眨眼,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:“这是山药啊,王爷没见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乖乖,她已经很注意的选东西了,要适合他的身体,还要很常见的菜,山药在锦州都很常见,难道他没见过?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看了她一眼道:“山药只有锦州才产,从没听说锦州有派人来王府送东西,王妃怎么有如此新鲜的山药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顿时身子有些僵硬,是哈,她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这个家伙,未免也太精明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今日在东市买的,所以才新鲜啊,王爷快点吃吧。”墨轻羽不想继续这个对话,赶紧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思索了一瞬,也没再说什么,便继续吃东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这顿饭吃的很沉默,但是慕凌云吃的还算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只要吃了她做的饭菜,血脉里的毒素似乎就会沉稳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丫头的医术虽然不如玄命神医,但是确实对他来说很有用。

        饭后,慕凌云坐在一旁运功冥想,墨轻羽就在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下了不少药,慕凌云这个家伙这会儿应该困了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没多久慕凌云便有些乏了,见墨轻羽还在塌上看账本,他干脆放下帐幔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按兵不动,坐等大魔王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墨轻羽见时候差不多了,试着起身弄出一点动静,慕凌云果然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试探的又叫了一声:“王爷?”

        帐幔内,慕凌云依然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松了口气,这才缓缓迈开步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略微撩开帐幔,她看到了他的俊颜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想到那天他们同床而眠的瞬间,她不由得有些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家伙,真是太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睡着的样子,周身的戾气都散了,仿佛一个大男孩一般人畜无害。

        纤长的睫毛淡淡的落出一丝阴影,高挺的鼻梁也在柔和的灯光下更加高挺……他的轮廓无比的清晰,真是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够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丝声音响起,墨轻羽吓了一跳,但还来不及反应,慕凌云已经一个用力将她拉上了床!

        “王,王爷!”墨轻羽惊呼想要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却霸道的道:“别动,我累了,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他竟然抱住了她,嘴里还疲惫的呢喃:“你身上有种香气,我抱着睡很安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被她抱着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他说香味,她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身上的香囊是她用中草药做的,无病可以防蚊虫驱异味,身体有问题的话,可以让人心旷神怡消除疲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对于慕凌云的毒,她的香包解毒香薰同时使用事半功倍,他竟然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家伙上次突然要和她一起睡,该不会也是因为这个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她竟然有些莫名的羞耻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真是想的太多了,古代人都单纯的很,尤其慕凌云都不近女色,肯定只是因为这个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,墨轻羽也放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她要抽血,近一点也更方便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索性她就老老实实的任由他抱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似是感受到她的安稳,逐渐睡的更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她在,他睡的格外安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他终于睡沉了,墨轻羽才有所动作,她扎针的技术很好,痛感微弱,可就算是这样慕凌云还是皱了皱眉,她都吓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他并没有醒,墨轻羽便赶紧收了东西,打算明天一早仔细检验一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达成目的,她本想逃下床,没想到慕凌云竟然一个翻身又把她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”她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对方的手臂如同铁棒一样,根本撬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挣扎了半天,他都不放手,墨轻羽也累了,逐渐打了几个呵欠,终于缓缓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始终有人在身后抱着自己,墨轻羽这一晚睡的格外香甜。

        梦里,她突然感觉有人触碰自己,诡异的是她竟然也很主动的抚摸那个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梦里的视线逐渐清晰,她终于看清了那人,竟然是慕凌云!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着了魔,她竟然觉得他很帅,眼看着慕凌云笑吟吟的看着她,并且低下了头,她也忍不住撅起嘴巴朝着对方凑了过去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嘴巴被狠狠捏住了!

        好痛!

        瞬间瞪大眼睛,墨轻羽清醒了过来!

        赫然间,竟然真的看到了慕凌云的脸,只是和梦中温柔的男人不一样,他的表情带着一丝愠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妃刚刚是梦见什么了?嘴巴翘起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被他一问,脑海中满是春梦中的画面,顿时脸红的发紫,一个用力跳了起来:“没,什么都没梦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慕凌云没打算这么放过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和他同床而眠,她竟然想着别的男人?

        心里莫名恼火,他一用力就将她压在了身下,随后危险的警告道:“你梦里的人我不管是谁,但你现在已经是我的王妃,你的心里,你的梦里,应该只有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听着他霸道的话,心跳如同擂鼓,可是她却憋屈的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要怎么说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要大声吼出来告诉他,她梦见的就是他?

        羞死人了好不好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……王爷,你弄疼我了。”这个家伙未免太用力吧,她手腕都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,立刻放开了她的手,翻身下床,随后冷冷的说了一句:“为本王更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往常,都是他自己更衣,可是今天,他心里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”墨轻羽也不敢拒绝,只能灰溜溜下床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却在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啊墨轻羽,你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两辈子加一起都四十岁的人了,竟然梦见自己和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玩亲亲?这也太丢人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墨轻羽郁闷的只摇头,帮慕凌云弄头发的时候竟然一个不注意拉痛了他!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王爷!”感受到慕凌云的头都被她拉的往后一扯,墨轻羽赶紧道歉!

        慕凌云却蓦地起身,直接自己利落的把头发扎好束上了玉冠,回头冷冷的对她道:“王妃如此魂不守舍,还是离本王远点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换做别人扯他头发,他一定让她跪三个时辰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此时他真是气的一眼都不想看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气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想到她梦到了别人,还试图亲吻别人,他的心里就有一团无名火!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29/129508/301644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