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翻天之美人计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九章 围宫

第八十九章 围宫

        大夫人坐立不安,马骋走之前做好了安排,叫她不要担心。但若能控制的住,就没有胡思乱想这个词了。身为一个母亲,她有强烈的预感,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,让他的儿子对他的父亲充满了恨意!

        这很容易理解,马钢此人向来随性,做事毫无顾忌,要让别人对他怀恨在心,是再容易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守在外面的有几人是马骋的心腹,是她亲自挑选出来放在他身边的,叫进来问问不就清楚了吗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两人被带到大夫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夫人一掌拍在身侧小桌上,震得上面的果子滚落了一个下来。两人不知何事惹怒主子,纷纷跪下叩首。“大夫人息怒!”虽然两人也不知道何事惹到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情不报,该当何罪!都到什么时候了,还不对本夫人坦言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,均不知大夫人所指何事,马骋这阵子频频出手,做的事太多了,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啊!

        大夫人:“还不说!来人,拖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拖出去可能是挨打,但也可能他是砍脑袋,两人急了,急忙问道:“不知大夫人所问何事,这,这一阵事情太多了,属下等不甚明了大夫人所问何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夫人冷静一瞬,道:“大首领与大公子之间,新近有何龃龉,为何大公子突然要与他父亲做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这个倒是知道,不过,不大光彩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夫人观察他们神色,这二人分明知情!当即怒不可遏,两步走过去对着其中一人就是一脚:“狗奴才,还不快些说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吓得另一人慌忙叩首急道:“大夫人息怒,大夫人息怒啊!是大族长,他,他强迫了公子的女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人被踹倒在地,也调整好身形继续跪着:“大族长他趁公子赴宴之际,命人掳走了公子的爱宠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入耳,大夫人真比吞了苍蝇还恶心。这老东西愈发不要脸了!脸色一时怒涨的通红,脚下都有些踉跄。

        缓慢走回自己的座椅,大夫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罢了,荒唐的事他做的多了,还怕这一两件吗!不过自己的儿子并非好色之人,显然这女子必然有什么过人之处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女子呢,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受了伤,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夫人眼珠转动着,心里琢磨起来。这就是了,若死了也就罢了,活着却是件麻烦事。她活着,自己的儿子就忘不了这奇耻大辱,恨意也就难平了。甚至,她还有可能以受害者身份,挑拨他们父子关系!

        大夫人出身高贵,但她有一个宿敌,也就是五夫人,害她吃了不少亏。她眼见那个女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兴风作浪数年,将她的手段套路研究的透透的。她不是不明白,不屑而已!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眼里,只有下贱的女人才靠博取男人的欢心活着。此时,那个引得她儿子记恨丈夫的女子,无疑也被归为这一类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贱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犹豫了片刻,不敢说。大夫人的语气让他们害怕,他们再糊涂也能听出来,大夫人找乌珠绝不是什么好事!

        大夫人

        冷笑:“不说,好,你们是公子的亲信,本夫人不杀你们。可别忘了,你们的父母族人都在哪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是曲水部挑出来的,要折腾一两个小小牧民家庭,不过是大夫人一句话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出去,把人给本夫人找来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离开没多久,守卫匆忙跑进来禀报:“大夫人,大批族长亲卫过来堵住宫门,将我们包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夫人明白,这是对五夫人之死做出的反应,她不慌不忙,问道:“只是包围,还是已经开始闯进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有硬闯,亲卫队长说,要大公子去大族长面前认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还有余地。大夫人也很怕啊,谁不怕死呢!她自然也知道,马钢那个爆脾气定然忍不住,这是他身边有人拦下了。只不知,他能留给马骋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马钢的大殿里,顺溜的跪了一地,只他一个人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们,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吗!”马钢暴躁的很,还好他身上没有佩剑,不然此时已经有人血溅当场了!而所有带有武器的侍卫,都被眼疾手快之人早早赶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十来个锦衣华服包裹的肥硕身躯跪伏在地,头紧紧贴在冰凉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族长且忍一时之气,此时万不可动大夫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公子既然回来了,还是等他来了当面谈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夫人在此,大公子定然会回来认错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众部族首领好话说尽,前提就是不能动大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废话啊,这个时候杀了大夫人,那不是逼着曲水部同翰南部连成一线吗!

        你马钢要死便死,可别拖着我们大家陪葬!

        你那个儿子几乎与你一般混账,一个不高兴就灭掉几个小部族,他们可不敢跟他硬碰啊!

        马钢看着这一地的酒囊饭袋,只觉得一肚子的气无处发泄。他抬手掀翻一张几尺长的玉石面长案,暴怒喝道:“围起来,堆放柴草。天黑前那逆子不滚回来谢罪,便烧死那贱妇!”

        消息很快传了出去。此时大沃原深处的这座城池,布满了各方人马的眼线。马钢不介意他们的存在,甚至需要他们来把他的态度传播出去,他,是这大沃原的主人,谁敢忤逆,便是死路一条!他的夫人儿子,也不过比常人多了一日时间来考虑,臣服还是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翰南部反叛开始,大沃原便风声鹤唳,任何风吹草动都让人坐立不安,所有能拿动武器的人都紧张着,随时准备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沃原的城池是马钢的大本营,数万守卫,军士,城中各部首领的亲卫全都戒备着,做着最坏的准备。心里却隐约不忿,大族长只要低一低头,大家何至于此?

        曲水部首领听着手下人的最新消息,又扬起巴掌想打人,却发现马骋不在,一时竟不知要打谁,能打谁。喝骂道:“那小畜生何时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丰哲首领道:“怕是他的消息更快一些,走了有一刻了。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怎样,拔营包围宫城!他敢烧我妹子,我便烧他娘的老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