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翻天之美人计在线阅读 - 第七十五章 交代

第七十五章 交代

        马钢的侍卫们尽数赶来,“刺客”不得不尽快退走,鹰霜也没了留下的理由,只能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去的路上,鹰霜依然愤愤,回头望了一眼,心道“一族之长如此,被儿子推翻的日子怕是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的客套过后,在美酒的作用下,众人慢慢不那么拘谨,也可以稍稍走动,向主考或者其他人敬酒。何来慢慢挪到鹰绰席位,红着脸不出声,举起酒杯送到她面前,算是赔罪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鹰绰接在手中却不喝,轻轻摇晃着,问“你要留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何来“毕竟是亲爹,我想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鹰绰“好,人之常情。”她仰头痛快的喝了,又道,“反正我会留在庆城,有什么事可以出宫找我,不过,想来也没什么需要用到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里洋溢着浓浓的酸味,何来抬头想说几句以作回旋,鹰绰不给她机会。“不管在哪里,总要留几分心眼。你学过的功夫不要荒废了,即便有护卫,还是要小心。反正公主什么也不需要做,就勤加练习吧,艺多不压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年纪不小了,若是有人惦记你,千万不要随便答应了。我看孟大师兄人还算老实,又是朝廷重臣之后,果真有什么,不妨托他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来红着脸,隐约觉得不对,插嘴道“怎么跟交代后事似的,你不是要留下吗,这种事可以找你啊。咱们都是女的,说话还方便!”

        鹰绰一噎,不小心说过界了。“你不懂,身份有别。你看贺兰勤,不做官,便可以跟皇帝拉家常,做官的话,就是个低阶小官,进宫门的资格都没有。这其中乱七八糟的事情很多,你一时搞不明白的。估计你父皇会明里暗里提点你的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来眨眨眼,是了,鹰族还想着争她的“抚养权”呢,亲爹肯定要拦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贺兰勤要走,我要送送他,还要重新布置鹰族留在这里的宅子,同时新官上任,怕是忙得很,一时也没什么闲暇陪你,这段时间你就先安分的待在宫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记得天泽书院还有你的两个兄弟,或许可以让他们进宫做侍卫,看孟宁肯不肯帮忙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也想过,过些日子吧,待我熟悉一下再说。万一这宫中日子不好过,何苦叫他们来陪我受罪?”

        鹰绰抬头看她一眼,终于笑了笑“好,若果真不好过,你定要想办法让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钧今日很给面子,多喝了几杯,毕竟明日还要上朝,内侍官几番催促,他便起驾回宫了。剩下主考们同十几位新秀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内侍神色匆忙贴着墙根一路小跑着进来,俯身在马骋身边说了几句什么,马骋神色一变,当即站起来走向王逸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大人,我带来的人里出了些乱子,先行告退,失礼了!”说完不待他们答应转身便走,经过鹰绰席位的时候看过去一眼,眉头紧锁,似有怨怼。

        鹰绰略一寻思,能令马骋失态的,怕也只有那位姑娘了吧。她抬头看了贺兰勤一眼,却见他面露思索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鹰绰端了杯酒过去,低声道“我不信你猜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兰勤接过她的酒杯喝了,低声道“我确实有过安排,但不该是这个时候到,许是发生了些别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鹰绰“我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骋匆忙赶到皇宫门口,守卫认得他,不用多说就给开了门。出来见到自己人,马骋一把扯起来人衣领,急问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来人是他的亲信,急的快哭了。“鹰族那边巡视的时候发现姑娘房中烛火一直未熄,便问了几句,发现里面早已经没了人。我们一起找,很有可能是族长派人掳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”马骋不用再听了,人若是落到他老子手里,会遭遇什么,他不用脑子也能猜出来!当即抢过匹马,斗大的拳头直接砸在马屁股上。“驾!”

        亲信急忙上马跟上,一边跑一边试图安抚他“鹰长老已经在想办法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马骋却没这么乐观,一个鹰族长老不顶事,就算加上一个鹰绰也不管用,乌珠她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还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马骋想了很多,出现在眼前的全都是血淋淋的画面。有乌珠的,也有他一怒之下与人动手的,纷乱的画面在眼前飞快交错变换,让他有些发晕,险些从马背上摔下来,让后面跟着的亲信愈发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    马骋一路飞驰,直接纵马入院,闯进马钢所在的院落。众侍卫拼命挡在前头,为首的方野讨好道“大公子,有话好好说,族长已经睡下了,您再是要紧的事也得等明天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马骋怒喝,后面很快聚集了闻讯赶来的他的亲卫。

        方野笑脸依旧,皮下会不会骂人不得而知。他示意手下挡在前面,说道“族长大人已经歇息了,任何人不得打扰,这是规矩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骋气的目眦欲裂“把我的人还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野乐了“什么人丢了找到这里来了?公子不是去参加夜宴了吗,这还没到结束的时候吧,丢了什么人这么重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废话!信不信我先杀了你!让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野当然不敢拿命试探他的勇气,后退半步笑道“公子刚回来,怕是不甚明白,不如回去找一找,万一人没丢呢,说不定只是去了趟茅厕,或者换了身衣服,可别闹出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骋一怔,身后有机灵的赶紧转身,去乌珠的屋子查看。马骋并没有放松,他瞪着方野,因为愤怒,嘴角不受控制的颤抖着,恨不能将眼前这些人亲手撕碎!

        方野站在一群侍卫中,有恃无恐的看着马骋,心里不免有些飘,族长血脉又如何,族长春秋鼎盛,儿子多了,笑到最后的不一定是谁呢!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那人去而复返,冲着马骋大喊“公子,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活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活着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马骋坐在马背上,朝里面有烛光的房间看了一眼,深呼吸一口道“那就不打扰父亲休——息——了。”目光下垂,看向方野,“你好样的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。